佳期如梦RUI

😘😘

乔蓝:

✌🏻

夏凉:

钤光同人本《红杏》的封面效果图终于出来了!做的是双封哟!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入qq群哒,群号:695996712

本子具体信息请大家戳进我首页看上一条哈!

钤光个人志《红杏》本宣!

大家来哦

夏凉:

当当当!等了这么久,我的钤光个人志——《红杏》终于要进入预定阶段了!大家快来帮我推荐转发点赞起来!


首先把最最重要的群号放出来:695996712(QQ群)


大家如果有购买《红杏》本子的意愿,请一定一定一定要尽快进入上面这个《红杏》亲友群!!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


我们会在群里发布相关消息,最后的印量也会根据入群人数来定,因为《红杏》走的自印,所以不会通贩也不会二印,因此大家一定要记得入群哈!!




接下来是《红杏》的全部信息:


 一、【《红杏》配置】
收录内容:《红杏》+已发布番外二则
外封:300G超感纸+书名压纹【蚀刻】
内封:300G铜版纸
扉页:150G银河
内页:80g道林黑白
插图:120G铜版彩插1P
字数:15万+
规格:A5
订装方式:胶装
分级:18R 无黄赌毒死亡

二、【Staff《红杏》同人本】
主催:乔乔乔蓝
作者:夏凉
策划:佳期如梦RUI
校对(一校):迢迢
校对(二校):夏凉
排版:蔺怀瑾
美工(封设):W紫陌月夕F
提字(封面):仓仓仓鼠
提字(扉页):白熊长白毛
画手(外封):陆离-popo
画手(内封):陆离-popo


画手(插图钤光):陆离-popo




好啦!那我们就在亲友群里等着大家光临哟!群号再来一发!谢谢!鞠躬!


695996712(QQ群:红杏亲友群)





碎碎碎碎:

感谢美工太太(。・ω・。)ノ♡追光者合志效果图,(。・ω・。)ノ♡宝贝儿们入本吗?进群→_→群号见主页本宣。球扩,笔芯

就是凭的这张脸:

放一下《追光者》的封面预览图。
感谢美工太太 @W紫陌月夕F

具体预售情况请点进主页了解。

强调一下,不通贩不二印不授权。

占tag致歉。

一个简单粗暴的预售官宣。

碎碎碎碎:

我和衍哥的合志终于!历尽千辛万苦!千难万险!终于!要!来了!小可爱们来一发吗!钤光执峰合志!300+p有彩插!还两张!收录内容再下面!捂心口,画手太太们的图都特别好看!(⁄ ⁄•⁄ω⁄•⁄ ⁄)各位小可爱来一发吗!球扩球红心(。・ω・。)ノ♡


就是凭的这张脸:



#钤光##执峰#


我们的《追光者》制作终于要进入尾声啦。


群号高亮:695378165


此群为《追光者》亲友群(原因大家都懂的),此书仅为亲友收藏用,请大家注意啦。


去年,我们相识于一场缘分,如今,我们想把这段缘写于文字,托于纸张。


好了,说了这么多,这是一个简单粗暴的官宣。


全体都是穷鬼,但是我们尽量给大家提供最好的。


【《追光者》配置】


收录内容:


《一错到底》+已发布番外一则+未发布番外三则+未发布短篇四万


《画地为牢》+已发布番外三则+未发布番外一则+已发布短篇三千+未发布短一万七+


封面:250G飘银   
扉页:150G银河
内页:80G欧维斯
插图:120G铜版彩插2P
页数:300P
字数:20万+
分级:18R 无黄赌毒死亡
规格:A5
订装方式:胶装
随书周边:300G珠光明信片3张+300G珠光书签1张


【Staff《追光者》周边】
画手(明信片执峰):@_江湖夜雨_
画手(明信片执峰):@拔葱跑
画手(明信片钤光):@拔葱跑
画手(书签执峰):@祁麟焰


【应援】
特别鸣谢: @佳期如梦RUI  @墨阳梓木 


占tag致歉。




爱大家~

碎碎碎碎:

捂脸(*/∇\*)表白乔太和江湖太太(。・ω・。)ノ♡追光者合志封图

乔蓝:

《追光者》
甩个封面 溜了溜了

封面:@-江湖夜雨- 

#钤光执峰元旦开笔# 作品总汇

请大家多多支持~

遇君:

感谢各位参与的姑娘!顺祝各位天璇同胞万事顺意永享升平!


排名不分先后顺序。点击作品标题,即可跳转查看,如有错漏,麻烦指出!


(由于部分姑娘并不使用lof,所以部分文、图的链接是微博链接。建议收藏总汇,点击链接查看)




匿名告白by乔瑾楼


云中谁寄锦书来by更深都寂寂


醉太平by浮云悠悠mio


私信请匿名by你看起来弱爆了


家书by你看起来弱爆了


致二十八岁的我by玛丽苏小司机


与妻书by桃花拂雪


送信者谁by德令


太平定()by沐琇莹


贺新郎by碎碎


隔世by顾长歌


啼珠by缘心


墨阳出鞘by鸣弓


盛夏华光by鸣弓


青梅竹马都像狗by饕餮。


情有独钟by就是凭的这张脸


云情书by林三坏


非典型追星by七月啊啊啊啊啊啊!


情之所钟by行道迟迟


开花结果by夏凉


收到请回复by江城子


甚是想念by飞雪梦莺


by诸心非心名为心


有你陪我走 便好by微风过时执你走


暗恋三十天挑战by凉白开


两地书之十年生死两茫茫by山有木兮子有鱼


何以成契阔by大风起兮云飞扬


寄君书by江川


by星星


达意by甜的。


银杏书by棠奚溪


Last Playby糖醋里脊


风流贵妃俏书生by千夜


月落重生by_李辣酱


close to love by魂梦任悠扬


笺爱by JN


一室春气by赵志伟的法令纹努力奋斗中


谍海双雄by王令人可


十二札by苏尼安


念之不忘by洛千忧


戏中人by佳期如梦RUI


吕鋆峰的日记本by漠然亦语


有一封信by不圆不圆


漂流瓶by饭团


见字如晤by清炅



戏中人

第一世
“公孙钤。”黑暗中传来清冷的声音,隐约可见紫色华衣曳地,透着几分决然的味道。
“臣在。”蓝衣男子单膝跪地,往日挺拔的腰背,微微带着颤抖,虔诚的希望他的王不要说出接下来的话。
“孤王此去由你监国辅政。”可惜那声音未停,命已定盘,他无力更改,“莫要让孤王失望。”
眼前的画面逐渐模糊,随着意识的回笼,他仿佛抓住了什么。
“这场景为何如此熟悉?仿佛亲身经历过一样?”
“我是谁?”
“啊,我是公孙钤。”
当公孙钤终于明白自己坠入梦境,回忆起当初的事时,他突然感觉这梦和当初有些不同。
好像有一个人在他耳边呢喃了一句话。
“公孙,若是孤王不在,替孤王好好守着天璇。”
字字直戳胸口,生生把他疼醒。
“王上!!”
是梦。
陵光亲征已然半年有余。
彼时他留下公孙钤监国,曾笑着对他说:“天璇无可用将才,此战孤王必然亲去,公孙治国有方,天璇有你我安心。”
这几日前方战事吃紧,公孙钤每每拿着前方战报皆是眉头紧锁。
情况虽不乐观,但遖宿败迹已显,天璇战胜不过是时间问题。
只是今日……
今日心中就如同缺了什么,心跳总是不受控制。
他内心隐隐觉得昨夜的梦预示什么。
天空也是黑压压的一片。
乌云蔽日,不祥之兆。
可他又不愿想。
公孙副相对自己慌张的心无可奈何。
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继续批奏折。
陵光走前嘱托看顾好天璇。
所以他公孙钤要给陵光一个后顾无忧的天璇,迎接他凯旋。
此时,天空被一道闪电划破,随着內侍一声尖利的“前方急报”,漫天大雨倾盆而下。
如今……
如今非昨日。
陵光竟然把天璇抛给他,自己去了。
那日前方来报,陵光遇刺中流失身亡。
即将胜利的那刻,站在高处向整个天璇和遖宿宣布他不可一世的骄傲。
是他的性格。
但这也为遖宿人的刺杀埋下了祸根。
他到底有没有考虑过留下的人,余生该如何度过。
公孙钤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中箭时的场景。
一字一句的草拟立君的诏书。
天璇子嗣伶仃,除陵光外,下一辈的子侄也不过陵遥一个。
他理所应当的继承王位。
着公孙钤辅政。
这是前天璇王陵光,留下的遗诏。
他竟如同知道自己的命运一般,早早地留下诏书?
而公孙钤只能接受,伏地跪拜,长久不起。
那宣旨的內侍不忍,上前搀扶。
“还请公孙大人振作。”
公孙钤起身接了那道旨意。
接下来便是七天不眠不休的守灵。
他只是挺直自己的脊背,木然的看着自家王上。
天璇王陵光之灵位。
字字诛心。
这七日,不论宫人如何来请,他都不肯离去。
就连下一任天璇王陵遥亲自来,都未能打动分毫。
在大家都以为公孙钤会跪死在灵前的时候。
七天已到。
托他多年习武的福,还算利落的站了起来。
然后叩首三拜,径自离去。
此后,天璇再无公孙钤,只有公孙副相了。
那几日,他如同一个不停转的陀螺。
继位大典有地方出了问题,他思考怎么改。
器具准备不出来了,他直接下场监督匠人。
这是天璇王的大典,他不容许有任何失误发生。
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陵光交给他的天璇,他一定要照看好。
遖宿元气大伤,百年内再无战斗可能。
此次暗算,他们本意是想让天璇乱上一乱,了报此战之仇。
可惜就连这最后的计划也落空了。
陵光虽死,但公孙钤尚在,天璇丝毫乱象未显。
一切都如同陵光在位时的井井有条,欣欣向荣。
这大约是唯一一件幸事了,公孙钤绝望的想。
陵遥几次要升他为丞相,他都拒绝了。
副相是陵光给的,他不想变。
只是从此,天璇最高的官位只到副相。
过了多年,陵遥大了,能独当一面了。
公孙钤亲自教授的帝王,自然是最好的。
看着陵遥,就仿佛陵光站在他面前。
他们仍是那时的少年模样,公孙钤作揖,陵光笑眯眯的看着他。
可是啊。
陵遥不是陵光。
他很清楚。
为了天璇也要好好活下去。
可整整四十年了。
他已经活的够久了。
活腻了。
不能自戕,死后无颜去见陵光。
不能醉酒,醉酒之后看到的,不是他的陵光,是幻觉。
也不想睡觉,梦里只有无尽的黑暗,没有一丝亮光。
所有人都觉得他活的太过清醒。
直到那天。
那天是陵光的忌日。
他带了一坛他也说不清酒名的酒。
到陵光的坟前看他。
摸着他的墓碑,慢慢跟他诉说这一年的事。
“这天璇,你满意吗?”
“遖宿那边,我看着呢,不用担心他们。”
“这么多年了,我老了,你真是一点没变。”
“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
“其实这些年说的不多了,也不这么啰嗦了。”
“可有些话,我只想和你说。”
……
“我想你了。”
自打那天他回了府邸,公孙钤就一病不起。
任凭御医摆弄,一针一针的扎下来,他也不躲,一碗又一碗的汤药灌下去,他也不吐。
就这么受着。
惨白的皮肤,苍白的嘴唇,无神的双目。
带着欣慰的笑。
他的大限终于到了。
“亚父!”此时的陵遥也不顾不上什么尊卑位分,直接跪倒在公孙钤床前,喊出了他只能在人后喊的话。
“陵遥啊,我这一辈子,够久了。”公孙钤颤巍巍的抚摸陵遥的发,“天璇有你,我算完成了吾王的嘱托,这天璇的重担要落在你的肩上了。”
“亚父,陵遥舍不得你。”天璇王哭的仿佛当初那个刚刚继位的孩子,而非雷厉风行的帝王。
“人固有一死,我当初也舍不得陵光,他不也是离开了嘛。”公孙钤笑了。
可是,现在终于能找他去了,他开心。
他看见了,他的王来接他了。
“亚父!亚父!”屋里撕心裂肺的哭喊,外面的侍从纷纷跪了。
天璇副相公孙钤去了。
后史书有载,时,王力排众议,命相钤葬于天璇王陵光墓,享年六十有二。
随之一起入葬的,还有那份遗诏。

第二世
王小健是战地记者。
说起来,也不是很称职。
战地记者都是游走于各个前线,报道不同的战斗。
宣扬不同的战争英雄,写他们的事迹。
有大有小。
可他却只跟在一个人身后。
一名叫张若晨的军官。
他去哪,王小健就去哪。
张若晨经历了无数次的战役,王小健就挂着他的照相机跟在他身后也经历了这么多次。
他还贴身带着一个日记本。
想来可能是上辈子太短命,把命和运都留给这辈子了。
战场上炮弹无眼,他都很幸运的避过了。
身上伤不多,大多也都是避无可避的小伤口。
张若晨就不同了。
许是上辈子活得太久。
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再加上他次次都冲在最前面。
手里的弹药没了,就拼刺刀。
刀片卷刃了,就赤手空拳的上。
把自己的身体当成坦克,企图碾过敌人的身体。
每次都把后面的王小健看的胆战心惊。
“张若晨这家伙也太不要命了!”王小健在日记里写。
可他每次都能在伤重时候挣扎着醒来。
山河破碎,国破家亡。
他还不能死,这仿佛是他的魔咒。
“你这么拼命干什么?”王小健有次问他。
张若晨似是惊异的看着他,“我不拼命,怎么收复山河?你怕了?”
我怕?我这是怕你死了!跟这种死脑筋没得话说,王小健暗自吐槽。
“行啊,敢说你小爷我怕?我就跟着你,一直都报道你,我等你成功那天,让你看看什么叫胆子大。”王小健趾高气昂的宣布。
“好啊,那你可跟紧了我,别跟丢了啊,我可不知道到哪个山沟沟挖你去。”张若晨笑了,好像是嘲笑这个小记者,觉得他没这个胆量。
王小健被这个笑成功的激怒了,一路咬着牙跟在他身后。
这大约是王小健跟着张若晨的原因,也直接导致他从此过上了胆战心惊的生活。
张若晨太不要命了。
他不会飞檐走壁,也不会什么腾云驾雾,更不是什么修仙大能!
能不能干点人做的事?
“这些事,我不去做,要是人人都不去做,国家怎么办?”张若晨如是问。
王小健语塞,往日的伶牙俐齿都飞走了。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是担心。
他想了想,把担心这两个字写进了自己的日记本。
合上,又打开,看着空荡荡的那一页,觉得那两个字太突兀,就加了时间,加了地点。
又合上再打开,叹了口气,加了一个“你”字。
问这句话?无他,只因为但心你。
从此这个日记本就被王小健珍藏了,谁都不让看。
之前他写的时候张若晨还能来瞅两眼。
这次张若晨也不能看了,还是头号防备敌人。
“好吧,不看了不看了。”张若晨就差举起手赌咒发誓了。
王小健“哼哼”了一声,接着写。
不过张若晨也没有时间看了。
可能敌人知道自己要撤出领土的缘故,攻击的更加猛烈。
战事的吃紧让张若晨几乎没有睡觉的时间,醒了就是组织战斗,就是杀敌。
但王小健还是雷打不动的写着自己的日记。
白天写不完就晚上写。
半夜要是敌人突袭,那就突袭结束之后写。
就这么过了一天又一天暗无天日的日子。
那天听着敌人投降的广播,他们都落泪了。
国家回来了。
“等我回趟家,就来找你。”王小健信誓旦旦的说。
“我在重庆等你。”张若晨点点头。他是大英雄,理应回去授勋。
“恩。”
这一等就是两年。
战争总是爆发的毫无预兆。
他们谁都走不了了。
也不全是,因为战争结束后,张若晨走了。
去了台湾。
再也回不来了。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乡愁是坟墓,带走了张若晨。
他透支太多自己的生命。
熬尽了灯油,灯就灭了。
张若晨对王小健说过,当我举不起枪的那天,我就等于死了。
这次,他真的去了。
他的葬礼极其隆重,参加者众多。
人却少了一个。
两岸禁止通信,王小健一直不知道这件事。
他还在千方百计寻找赴台的方法。
这个人不行,就去求那个。
那条路走不通,就再换一条。
他甚至想过直接游过去。
可是他会死,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张若晨了。
于是他就扎根在福建,不走了。
每天都看着张若晨消失的方向。
他本是生长在东北的人。
如今,乡音不在,张口都是软软的闽南语了。
他还保留着当初写日记的习惯。
每天都习惯性的那出自己的日记本。
这个写完了,就换下一个。
如今也已经积攒了不少了。
身边不是没人给他介绍过对象。
那是一个温婉的女子。
可他却只记得张若晨一脚踢倒敌人,啐了那人一口血的样子。
将就不了自己,也不能毁了别人的一辈子。
就只好笑着摇头,“我忘不了战争,别害了人家姑娘。”
那人也只好摇摇头,惋惜的看着他。
同情他这个被战争吞噬了一辈子的人。
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他已是蔼蔼暮年,白发苍苍。
他终于可以跨过那道海峡。
可看见的,却是张若晨的墓碑。
他看着那座坟叹了口气,“这次换我来这个山沟沟挖你喽。”
“不让你看,你还真不看,现在我给你看,你给我睁大眼睛好好听着。”他抚摸着张若晨墓碑上的黑白照片说。
然后就坐在那一字一句念着自己的日记,念完一页烧一页。
一天念不完就两天,两天念不完就一个星期,他让福建的朋友给他寄来这些年全部的日记。
每天在开门的时候进去,晚上在守墓人的催促下离开。
渐渐地,守墓人也认识这个风雨无阻天天来读日记的老人了。
有时天冷了,他还喊这个老人去他的小屋子里喝一杯酒暖暖身子。
老人有时候喝的多了,也会给他讲讲当年的事。
“这个张若晨啊,可厉害了,是大英雄,大英雄。”他每次都这么总结,笑容在脸上发了光一样。
“我当初跟着他东奔西跑的,就这么一次被他甩下了,就过去了几十年啊。”他有时含着泪,把头埋进胳膊里。
但是他清醒了,又会去给张若晨读日记。
这些年日记多,也琐碎。
有时候甚至会写青菜几毛几分买的这种鸡毛蒜皮的事。
有时又会是身边人发生的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
错过的这许多年,他要张若晨原原本本的补回来。
可是雷打不动,日记的结尾都是同样的一句话。
“我爱你。”

第三世
吕鋆峰念完了最后一句台词,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场外的赵志伟仿佛在梦中见过一样,觉得这一幕莫名熟悉。
原先还有些疏离的同事关系瞬间拉近。
他们好像认识了生生世世。
导演死死盯着屏幕。
这是一场重头戏,主要表现的是主人公希望破碎之后无望的爱。
这场戏演好了,可以升华整部剧,这个担子不可谓不重。
吕鋆峰是演艺圈的新人,接到这个角色就一直揣摩。
他从头至尾看了无数次剧本,找了各方对这段黑暗时期的评论。
那是个绝望的年代。
尤其是编导根据王小健所处的环境和他的报道复原了大部分日记时。
他感同身受。
幸运的是,他的好朋友赵志伟也选上了跟他搭戏的那个角色。
扮演那个叫张若晨的人。
“他俩搭档的很不错,”导演对他们的表现非常满意,“就如同他们真的经历过一样。
而他俩作为自发组的c p档,总是一起出席各种直播做做宣传,提高提高人气。
“赵志伟的角色啊,他那个角色可不解风情了呢。”大峰笑着diss他旁边的志伟。
“喂~”赵志伟温柔地笑着看他瞎说。
吕鋆峰有些惊讶的看着身边人。
他好像变了。变得不像赵志伟了。
更准确的说,他从同事赵志伟变成了好朋友赵志伟,甚至是恋人赵志伟。
“志伟他演什么啊?”大峰强迫自己不去想,尽职的念着弹幕,“那怎么能告诉你呢,你猜啊。哈哈哈哈哈。”
赵志伟则在一边把手机“抢”过来澄清,“我扮演的角色叫张若晨。”
然后他拿起自己和大峰的微博昵称给观众看,“请大家多多关注哦。”
“请大家多多关注哦~”大峰倏地一下抽走了志伟的那张,只留下自己的。
为数不多的几个弹幕都在哀嚎这俩虐狗,要善待小动物。
可他俩也不管,就这么自顾自的聊。
有时候单人直播,弹幕里也总会问。
“大峰呢?”“大峰啊,他在忙吧。我可不会说大峰有多少箱化妆品的。”
“志伟呢?”“志伟在和别人吃饭呢!也不来看我。”
然后就干脆一个电话打过去兴师问罪什么的。
剧开播了,他俩的粉丝一天比一天多了。
尤其是最后一幕,大峰跪倒在墓前那绝望的眼神,更是圈了一大票粉。
到了他该发愁自己粉丝叫什么的时候了。
粉丝不断艾特大峰,要名字,要户籍,直播也不断的刷各种弹幕。
有天双人直播,志伟也坐不住了。
“干脆你的粉丝也叫执念好了。”
旁边的吕鋆峰惊恐脸。
终于,吕鋆峰的粉丝有福啦,他们叫鋆帆。
大风起兮鋆飞扬,执挂鋆帆济沧海。
好吧,我们懂,ok?
因着这部戏是台湾拍的,弘扬的全是借乡愁抒发反战情绪的正能量,微博上推荐这部戏的越来越多,大家一夜之间都认识了这两个大男孩。
随着这部剧的进一步发酵,他们两个的身价也水涨船高。
公司看有利可图,便又给他们接了一部戏。
戏里有一君一臣。
吕鋆峰演君主,叫陵光。
赵志伟演臣子,叫公孙钤。
又有大量的对手戏。
他俩就在宿舍对词。
对着对着就觉得这些词都是奇妙的似曾相识。
可他们的记忆没出错,确实没有说过类似的话。
这些疑惑一直带到那天编剧带着一张A4纸过来看他们才解开。
她来告诉他们灵感来源和她写这部戏的原因。
纸上好像印着一份古代帝王的圣旨一样的彩图,上面的字大多模糊,只有一句话最为明显。
“……着公孙钤辅政。”
“我偶然间看到这张图片。据说是当年天璇王写给公孙钤的遗诏,我就跟入魔了一样,脑子里一直涌现出各种片段,于是我把这些都写下来,连成剧本。”
“给你们看看,就是想让你们感受一下我当时的心情,希望你们能把这部戏演好,我很重视这个剧本。”
“恩恩。”吕鋆峰和赵志伟都死死盯着这张图,对他的话都有点敷衍的应了。
记忆好像都回来了。
那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对世上无限的留恋。
编剧看他们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也不生气,直接道别离开了。
待编剧走后,赵志伟举起剧本,指着纸上陵光的一句话给吕鋆峰看。
“爱卿,孤王来看你了。”吕鋆峰缓缓读着。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赵志伟问他。
“因为,如果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不想留你在这世上受苦了。”吕鋆峰仿佛被附身了,“当真是孤王误了天璇,你说此时孤王再回头的话,还来得及吗?”
“恩,来得及。”
“所以,这个叫裘振的也是你托梦让编剧写的?恩?我对你……一直求而不得?”赵志伟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啊?没有啊!那不是我让她写的!那是她自己加的啊!!!”吕鋆峰慌乱的解释,“后来我不是回头了嘛!我回头了!”
“你当初把天璇抛给我,就打算让编剧写这么一个故事安慰我?”赵志伟仿佛一条被抛弃的大狗,惨兮兮的看着他
“啊?我没有,我只是觉得我才应该是那个悔恨终身的人。”吕鋆峰恨不得冲上去摸摸他的脑袋安慰他。
可惜身高受限,摸不到。
“所以这个剧本我们又阴阳两隔?”
“啊?这个……是我考虑不周,我应该让她写个好结果的……”吕鋆峰委屈的对手指。
“我的王,你这一次,还走吗?”
“不走了,这一次,不会再离开了。”
此夜,无眠。
“我属狗,你属什么?”
“老梗了,我属于你啊~”
“我想和你一房两人三餐四季。”
“啊,可是我只想和你一日三餐诶。”
“公孙大人。”
“诶!”
公孙钤陵光,张若晨王小健的故事已完。
赵志伟和吕鋆峰的刚刚开始。

小透明来转一下 可是我没坑诶……这可咋办

苍苍白露:

想玩诶...会有人来问么,藏过很多的小细节,没人问我都快忘了_(:з」∠)_

缘心:

想玩,但估计也没什么好玩的_(:з」∠)_除了……算了我说了你们该想起来了

大葱吕鋆葱:

哇好玩!!会有人问我吗…………………………

浮云悠悠mio:

这个挺有趣(没人想问我)

_君知鱼:

@顾长歌 我觉得这个适合你😏每天都在嚎没人猜梗

听•跪求供暖•雪:

@长风作刃. 试试吗我觉得挺有趣。。。

熹昔:

    过气写手垂死挣扎第二波。

   唠唠嘛

  只要符合以上规定我都会回答的哦

 


#执峰# 【这是一条抽奖博】

🙈🙈给你打call

遇君: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而我们还会携手走下去
毕竟最感动的,还是陪伴嘛
陪伴大峰,陪伴志伟,陪伴一起喜欢他们的你们

好啦,不煽情了
简单点说,我想抽个奖,送一份执峰定制台历(这是其中的一页,大概就是这样的效果)

1106抽。不过百就黑箱啦
破200就抽2份,依次类推


点击以下链接可抽奖


http://weibo.com/5117074126/FsuC2s89q






效果图:)